绘画疗法

心理治疗与艺术的结合

摘要: 绘画疗法是以绘画作为治疗师和患者间的中介物来进行治疗的。目前, 我国关于这一心理治疗方法的研究和应用都比较少。本文简单介绍了绘画疗法的理论基础、作用机理、实际操作、应用现状及疗效, 并初步提出绘画疗法以后的研究方向。
关键词: 心理治疗绘画疗法艺术途径

1.引言

绘画疗法( DrawingTherapy,DT) 最早起源于20 世纪初对精神病艺术家的研究, 如Jaspers、Riese 等对凡高作品的研究。1922 年Prinzhorn 发表《疯者艺术》,1956 年Jakab 提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绘画特点, 均对精神疾病和绘画的关系做了探讨[ 1] 。由于此方法是以绘画为中介来进行治疗的, 故称绘画疗法。目前, 绘画疗法在西方国家已经得到广泛的应用, 成为心理咨询和治疗的主要技术之一。但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和应用报道还比较缺乏。为此, 本文从绘画疗法的理论基础、作用机理、操作实施、应用现状及疗效等对这一技术作简单的介绍和探讨。

2. 绘画疗法的理论基础

绘画疗法作为心理治疗的一种形式是以大脑两半球分工和心理投射理论为基础的。神经生理学家Sperry 的裂脑实验证实[ 2], 左半球同抽象思维、象征性关系以及对细节的逻辑分析有关, 右半球则是图像性的, 与知觉和空间定位有关, 具有音乐的、绘画的、综合的集合———空间鉴别能力。这表明音乐、绘画、情绪等心理机能同属右半球所掌控。同时, 对精神分裂症侧化损害[ 3]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大脑右半球功能亢盛,表现为情感活动异常,主要是负性情感的体验。这说明右半球功能损害影响患者情绪机能。由此, 绘画疗法认为以言语为中介的疗法在矫治由不合理认知或信念所引起的心理疾病时有疗效, 但在处理情绪障碍、创伤体验等以情绪困扰为主要症状的心理问题时就显得无能为力了。心理学家Ley认为“ 一个人不能用左半球的钥匙去开右半球的锁。” [ 4]因此, 同属右半球控制的绘画艺术活动可以影响和治疗患者的情绪机能障碍。心理投射在不同的心理研究领域有不同的界定。

在古典精神分析理论中, 心理投射被认为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以减轻焦虑的压力及保卫自我以维持内在的人格结构, 此时的投射是个体将自己的过失或不为社会认可的欲念加诸他人, 又称为否认投射。在儿童发展心理学中, 投射现象是指在儿童的自我中心时期常会认为他人的感觉与自己是一样的, 又称为同化投射。而绘画疗法主要是以分析心理学中的心理投射为基础。在分析心理学中, 投射被认为是无意识主动表现自身的活动, 是一种类似自由意志物在意识中的反映。投射的产物不仅以艺术的形式存在, 梦境、幻觉、妄想等也都可以理解为心理投射。艺术心理学认为绘画天然就是表达自我的工具, 是用非语言的象征性工具表达自我潜意识的内容[ 5] 。因此, 绘画可以作为心理投射的一种技术。而同样是心理投射技术的罗夏墨迹测试、主题统觉测试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科学的心理测验及心理咨询和治疗的工具,因此,绘画也应该具有此功能。

3. 绘画疗法的作用机理

一个人的情感埋藏越深, 则离其意识越远, 寻找相应的语言将其表达出来的可能性就越低[ 6] 。然而, 情感的困扰却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 如将其赋予可见的形式[ 7] 。绘画作为情感表达的工具, 能够反映出人们内在的、潜意识层面的信息, 是将潜意识的内容视觉化的过程。人们对绘画的防御心理较低, 不知不觉中就会把内心深层次的动机、情绪、焦虑、冲突、价值观和愿望等投射在绘画作品中, 有时也可以将早期记忆中被隐藏或被压抑的内容更快地释放出来, 并且开始重建过去。因此, 图画所传递的信息远比语言丰富, 表现力更强。而且, 在绘画的过程中, 个体可以进一步理清自己的思路, 把无形的东西有形化, 把抽象的东西具体化[ 8] 。这样一来, 就会为治疗师提供足够多的真实的信息来为患者分析和治疗。同时,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 能量既不会消失, 也不会增加或减少, 只会以其他形式表现出来, 积压在心中的消极情绪就可以通过绘画转化成作品, 一方面可以发泄减轻心中的压抑和焦虑, 另一方面患者也可以在治疗师的引导下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认识和反思自己的情绪和问题。此外, 绘画心理治疗大师Robin 对绘画疗法的作用机制做了较为全面的分析[ 9]: 人们的思维大多是视觉的, 因此通过可视的绘画更有利于认识和解决问题; 记忆可能是前语言的或者是禁锢的, 人们的创伤可能被压抑, 用语言无法提取, 从而难于治疗。还有许多情绪体验的内容本身就是前语言的, 不能为人们用语言所描述, 也就无从治疗; 阴暗面更容易通过绘画来表达, 绘画本身是符号的和价值中立的, 患者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愿望和问题, 这种表达具有隐蔽性, 不受社会道德标准等方面的约束。那些不被接受的思想、情感和冲动, 如果能被个体所觉察和接受的话, 个体才可能把毁灭性能量变成建设性能量; 绘画心理治疗过程包括心理治疗与创造两个平行的过程, 除了心理治疗之外, 创造过程也为患者提供一种看待自己所面临问题的新方式。比如, 当个体面对伤痛无力,改变时绘画可以帮助人恢复受伤的心灵。

4. 绘画疗法的操作实施

绘画疗法的操作实施灵活, 主要是治疗师以患者创作的绘画为中介, 对患者进行分析和治疗。它的实施过程体现了精神分析治疗、结构化治疗、人本主义治疗等的思想。Rogers 认为, 只有让个体在一个无条件的正向尊重的环境中, 他们才能真正地表达自己。在绘画治疗的过程中, 治疗师会给患者以尊重和积极关注的环境进行创作。对创作的成果根据实际情况可以按照精神分析治疗那样把它作为进行心理分析的依据和工具; 也可以根据结构化治疗原则, 使患者通过绘画发泄能量、降低驱力, 从而摆脱心理困扰。

4.1 绘画形式

随著绘画治疗的发展, 在实际治疗中, 投射潜意识的绘画形式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自由绘画。在这种技术中, 患者有最大的自由度表现其最渴望表现的内心世界, 治疗师可考察出患者最主要的情结、被压抑最深的情绪、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第二类是规定了内容的绘画。如Buck 创造的HTPtest;(house 、tree 、person)[ 10],即用三张纸画家、树、人, 以此来判定患者的智能、人格整合程度、对家庭、亲情的态度和看法及对待自我成长的看法, 并通过绘画后的自由联想了解患者的心理;Baumtest[ 11] 是以画树来判定自我心理状态, 通过画后的交谈达到释放压抑的情感, 了解从未被注意到的自我, 达到洞察心理的作用。Burns 的动态家族画[ 11] 可以反映家族成员的构成、关系及相互行为。第三类介于二者之间, 给出一定的刺激, 但并不规定以什么内容作画, 主要是对未完成的绘画进行添补, 治疗师最终的分析也不是根据患者的绘画内容, 而是根据患者在给定的图画上做了什么性质的改动。绘画投射出的信息是丰富的、开放的, 这是其他治疗技术望尘莫及的地方, 但它对评估者要求较高。评估者对作者的熟悉、双方信任关系的建立, 对理解绘画作品, 充分利用其信息有重要作用。此外, 对绘画作品的解释应该谨慎。一是要由专业人员来解释; 二是患者本人的解读很重要, 因为作画带有一定的随意性, 只凭书本上的标准解释是一种不专业、,不严肃的做法对患者的帮助是有限的, 有时甚至是无益的。

4.2 治疗形式

绘画疗法的优势除了其展示信息的丰富之外, 它还不受患者年龄、绘画水平的限制并且根据实际情况, 可以进行单个患者治疗也可以进行集体治疗。闫俊, 崔玉华在一次集体绘画治疗中发现[ 12], 成员在展示和解释画的同时也在表达自己的心理状况, 当其他成员提出对自己画的印象时, 多会虚心的接受和反思自己, 有的甚至反思自己性格的特点和不足。并且, 由于言谈的中心是以画为线索展开的, 成员一般不会认为话题是针对自己的, 从而使集体的交流变的流畅。同时, 集体绘画治疗也给患者一个接触他人的机会, 在观察他人的画时会发现有自己没有想到的, 有利于把自我关注拉向外界。绘画治疗的实施过程实际是患者在治疗师的引导下进行思考— 创作— 回顾— 比较— 反思的过程, 有助于患者自己发现和解决自己的问题, 真正的做到“ 助人自助”。

5. 绘画疗法的应用现状和疗效

鉴于绘画治疗的特点, 其主要适应于不能说话或不想说话的患者, 如孤独症、失聪、迟钝、大脑损伤、妄想; 对言语治疗有阻抗的人或情况, 如对谈话疗法有抵触情绪, 而其他方法均无疗效的和情绪障碍、创伤等心理疾病患者[ 9] 。国内外的许多研究都表明绘画心理治疗是一种科学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 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第一, 已有的研究证明绘画心理治疗在处理情绪冲突、创伤、丧失有很好的疗效。Carolan(1992) 对5 名有情绪困扰的青春期少年使用绘画表达自我形象, 结果发现绘画有利于揭示青少年的情感和价值判断[ 13] 。Sing(2001) 通过绘画让经历家庭暴力的儿童表达和沟通他们的情感和创伤, 达到了治愈情感创伤的目的[ 14] 。Backos(1997) 应用绘画心理治疗较好地处理了被强暴女性的创伤体验, 使得她们对身体自我意象和自我满意度得到了提高[ 15] 。第二, 绘画心理治疗还可以促进自我的完善和社会技能的提高。国内的相关研究表明绘画治疗可以使患者的自我形象、自尊或自我概念、社交技能等得到提高[ 2][ 12] 。Pagon(1991) 应用绘画疗法帮助住院青少年处理他们内心的冲突, 修正内心扭曲的自我感, 促进了同一性形成[ 16] 。Rabin(1987) 对3 例有食欲缺乏障碍和3 例肥胖症的妇女实施绘画心理干预, 结果5 例的自我概念有明显的提高[ 17] 。Hammond (2001) 对两名具有情绪管理问题的学生, 进行个体和团体的绘画心理治疗, 发现绘画有助于增强他们的自我意识, 改善情绪管理技巧和社会化技能, 从而导致他们获得持久的友谊和社会支持[ 18] 。

除此之外, 相关研究还发现绘画心理治疗可以促进认知和语言的发展。因为, 绘画活动是一个复杂的活动, 它包括大脑若干区域协同工作的过程。神经科学家Firth 和艺术家Law 发现绘画激活了与物体识别(与语言有关)和物体位置有关的大脑区域, 即使是最简单的画图活动, 也依赖大脑多个系统之间复杂的交互作用而完成[ 9] 。

6. 评价与展望

与传统的心理治疗相比, 绘画疗法是运用非语言的象征方式表达出潜意识中隐藏的内容, 患者不会感觉被攻击, 阻抗较小, 容易接受, 有利于真实信息的收集; 绘画疗法不受患者语言、年龄、认知能力及绘画技巧的限制; 治疗的实施不受地点和环境的限制, 并且可以灵活采取单独或集体进行的方式; 绘画疗法可以使患者通过正当的方式安全的释放毁灭性能量, 使患者焦虑得到缓解, 心灵得到升华; 绘画治疗的测验可以多次使用而不影响诊断的准确性。此外, 绘画本身有助于个体认识自己无意识中的内容, 从而产生治疗的效果。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 绘画是一定文化下的产物, 绘画疗法是在西方和北美发展起来的, 缺乏本土的研究数据。因此, 研究者要注意东西文化的差别, 在治疗分析过程中, 要结合东方文化的背景。其次, 绘画心理分析对治疗师要求过高, 不仅要具备心理学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 还需要对绘画艺术有一定的认识, 并且必须是经过专业的绘画心理分析训练。这样, 就使得绘画心理治疗的方法局限在少数人手中, 不利于这一技术的推广应用。第三, 治疗师进行绘画心理分析时会受到自己知识背景、生活经验等的影响, 使得诊断结果缺少一定的客观性。因此, 治疗师在进行治疗时, 要谨慎细心, 必要时要采用其他心理治疗的方法辅助进行。

已有的理论探讨和实证研究都已说明绘画治疗是行之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之一, 并且随著研究的深入, 绘画疗法将不断地发展和完善。笔者认为绘画疗法以后的发展趋向主要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 绘画治疗的系统化。在总结由临床实践取得的经验的基础上, 进一步明确绘画治疗的操作性定义及效果评价, 建立一套完善、系统的绘画测验、诊断和治疗的方法、原则、模式体系。

第二, 绘画分析的标准化和本土化。目前, 只有少数的绘画心理分析方法进行了标准化的修订, 而大多数的分析还是建立在理论的基础之上。因此, 在以后的研究和应用中, 要重视绘画分析的标准化处理, 并结合本土文化背景, 以使治疗师的分析更客观、更准确。

第三, 绘画治疗适应范围的扩大。随著绘画治疗师的努力, 绘画治疗将会在癌症, 酒瘾, 药物依赖[ 19], 物质滥用上有深入研究, 并将在认知与语言发展障碍上有所研究和进展。同时, 也要探讨在疗效上是否存在人群差异和特定行为上的差异。

第四, 赏画应受到绘画疗法的重视。已有的关于绘画治疗的研究大多是通过绘画达到诊断和治疗的效果。笔者认为, 广义的绘画治疗还应该包括赏画。英国心理学家斯宾塞曾说:[ 20]“没有油画、雕塑、音乐、诗歌以及各种自然美所引起的情感, 人生乐趣便失去了一半, 就会给各种疾病入侵打开了门户。”医学心理研究也表明, 观画是欣赏艺术, 也是审美活动, 它必然要引起病人的想象, 而想象则能调节交感神经系统, 直接促进一些有益健康的激素、酶和乙酰胆碱等物质, 起到调节血液流量, 增强免疫机能的作用, 进而促进病体痊愈[ 21] 。因此, 研究者要重视赏画的作用, 把赏画纳入到绘画治疗的研究中去, 以真正有效地使心理治疗平民化、自助化。

【参考文献】
[1]CarolanR.Theeffects of usingself-created images on thequantityandlevelofself-disclosurein adolescents[ M].EDD:UniversitySan Francisco,1992.
[2]SingHA.Art therapy and children: Acase study ondomestic violence[ M].MA: Concordia University (Candada),2001.
[3]BackosAK. Self-portraits with rape sur-vivorsinfeminist-rogerianart therapy[M].MA: Ursuline College,1997.
[4]Pagon BK. Insight-oriented art therapy with hospitalized adolescents [ M].MA: Ursuline College,1991.
[5]RabinM.Phenomenal andnonphenomenal bodyimagetasksinthetreatmentof eating disorders [ M].PHD.New York University,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