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专家访谈

特教领域研究伦理议题专家座谈会【台湾特教专家】

特教专家访谈 No Comments

2011年5月27日

[吴怡静/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7412教室报导]

(一) 访谈背景       

2011年5月27日在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7412教室举办一场「特教领域」的研究伦理专家座谈会。本次座谈很荣幸地邀请到王琼珠老师(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与戴华主任(成功大学人文社会科学中心)一同主持,与会学者计有林素贞老师(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系)、陈明聪老师(嘉义大学特殊教育学系)、钮文英老师(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系)、曾进兴老师(高雄师范大学听力与语言治疗研究所)、黄玉枝老师(屏东教育大学特殊教育学系)、张蓓莉老师(台湾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系)、杨淑兰老师(屏东教育大学特殊教育学系)、蔡明富老师(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系)、刘萌容老师(高雄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系)。本次座谈的老师皆由其自身丰富的实作经验中,特别指出他们在特殊教育领域从事实证研究时曾经所面临与研究伦理相关的议题。

(二)调研难题

由于特殊教育场域的研究对象多属特定的小众群体,因此常常发生不同的研究计划皆针对同一群体进行研究,使得重复施测的状况屡见不鲜,但这样的情况却往往造成研究参与者的不堪其扰。「有小朋友测验到最后都哭了!」有位老师甚至这么表示。再者,也有研究参与者的家长反映过去曾配合参与许多研究,但是「填完问卷或访谈结束就没有了,也不知道研究结果,那为什么还要参加研究?」亦有研究参与者担心参与研究的结果可能造成标签化的情况,不清楚自身的权益是否得到完整的保障因而不愿主动参与研究。而且,就目前研究现况,老师们也坦言并非所有研究都一定会取得家长与小朋友的同意书,有些仅是发文给教育局,然后再转达给学校单位,最后可能只取得班级任课老师的同意而已。

 (三)如果解决调研困局

在本次的会议中,老师们也提出相当多的担心或疑虑。「若是纵贯式的长期追踪研究,是否往后每年的追踪研究都须再向研究参与者取得该年的同意书?」、「若该研究又牵涉到许多关系人的调查,是否也都要取得所有关系人的同意?」、「究竟是家长还是监护人才是未成年研究参与者的同意人?」、「未来伦理审查时效应该如何掌控以避免过分冗长?」、「是否所有以身心障碍为对象的研究都必定属于会议审查?」、「是否可能不以研究参与者而是以研究内容来做为分案的判定标准?」。此外,特教领域研究也有与医院合作的需求,根据过去的经验,同一个案件若在不同的医疗机构进行收案,就必须取得所有医疗机构IRB的认证通过方可执行,这对研究者会造成相当程度的困扰。所以,也有老师提出「未来建立的伦理审查制度在不同机构所得到的认证,是否能有一致标准,以避免这种迭床架屋、耗时、耗力、耗费的重复审查?」等。

 (四)成果与期望

当然,除了担心与疑虑外,老师们还是普遍给予研究伦理治理架构建置计划相当程度的肯定。他们认为以保障研究参与者权益来提升研究质量做为该计划推动的大方向,是相当有意义的,而且也可成为一项研究质量的保证,有利于未来招募被研究对象参与研究。但是,与会老师们也提醒,在创建这套机制时,许多研究现况的困难应该也必须被审慎思考与理解,尤其更多的外部相关配套措施也应同时配合,毕竟具弹性、适用的制度才是每位研究者所期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