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园地

8个方法教你今年多读书,读好书

家长园地 评论关闭

你的阅读量是多少?
在我成年后,我通常每年大概能看5本书——如果幸运的话。在假期的时候我会抽空读一些,我的床头桌附近通常也会放几本几个月都读不完的难啃的书。
然而使我惊讶的是,我去年居然看了50本书。这一年,我打算读100本书。我从没有感到我的生活能如此具有创造力。我感受到更多的趣味,感到我能够成为好父亲,我的写作产量也急剧丰满起来。我的阅读量增长如同推倒一个多米诺牌,其余的也跟着倒一样。
我为我没有早早这么做而略有些失望。
为什么我等了20年才这么做?
当然,我们如今的世界适合浅显的略读而不是深度阅读,因此我需要点时间好好琢磨一下我这突如其来急剧增长的阅读变化是怎么发生的。这其中的因由与我的阅读速度无关,我着实是一个慢吞吞的读者。
以下是根据我阅读行为的变化,制定的更能促进大家多阅读的建议:
在家中的时间多阅读。在1998年,罗伊·鲍迈斯特和他的同僚,做了一个闻名中外的“巧克力曲奇和萝卜”实验。他们把测试对象分为三组,并告诉他们在实验开始前的三个小时什么都不要吃。第一组,给了巧克力曲奇和萝卜,并告诉他们只能吃萝卜。第二组,给了巧克力曲奇和萝卜,并告诉他们想吃哪种就吃哪种。第三组,并没有给他们任何东西。然后,调查者们让三组成员尝试解决一个不可能解决的难题,分别记录他们解题所用的时间。毫无悬念的是,那些将自己的意志力用于抵制偷吃曲奇的第一组成员,最快屈服。
这与阅读有什么关系呢?我假设在你的主要起居室安装一个电视,这就如同一碟巧克力曲奇。如此多的诱人的电视节目试图怂恿我们,击垮我们看书的意志力。
罗尔德·达尔的诗歌“电视”如此概括道:“所以请你,请你,我们恳求,我们祈祷/立马扔掉你的电视吧/原放电视的墙上,你可以安装/一个令人欢喜的书架。”
就在去年,我和我妻子将家中唯一一个电视搬到了一间尚未装修好的、乌漆墨黑的地下室中去了。然后在前门的墙上安装了一个书架子。如今,我们一天中多数时间都能够看到它,从它身边走过,以及过去翻翻书。如果不是有多伦多蓝鸟队季后赛,又或者Netflix 又出了新一季的《纸牌屋》,电视对我们来说倒派不上用场。
公开承诺所看的书。在罗伯特·恰尔尼迪影响深远的一本书《影响力:说服心理学》中,他分享的一个心理学研究表明,一旦人在赛马场上打赌,他们相比于刚刚下的赌注,对他们所投注的马赢的几率更加有信心。他继续解释承诺是怎样成为社会影响力的六大武器之一。因此,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自己想象成赛马呢?为什么不打个赌在Goodreads或者Reco(两个跟书籍有关的社交网站)上开个账户呢?在上面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然后在每次你读完一本书之后更新你的主页。或者整合一个邮件清单,读完一本书的时候可以将短评发过去。其实我就建立了一个每月读书俱乐部邮箱(Monthly Book Club Email),每个月都这么做。其实这个方法我是从一个畅销书作家 Ryan Holiday那里偷来的,他可有着一份十分强大的阅读清单。
寻找一些信得过的,精心筛选过的读书清单。与前述相关,出版产业每天出版超过5万本书籍。你有时间每个星期从1000本新书中筛选出你觉得值得一读的书吗?没有人做得到,所以我们可以用像亚马逊评论那样的“代理”网站。但是我们要从零售店那里拿阅读书单吗?如果你像我一样,喜欢独立书店里面员工推荐墙上的书籍,那就再没有比拿到一个人最喜爱书籍更好的事了。找到一些值得信赖和筛选过的书单和我之前提过的邮件书单一样简单,但是要花费一些力气你才有可能找到一个完全与你阅读品味一致的书单。我个人喜欢的书单是:比尔盖茨、德瑞克·西弗斯和菲利斯的书单,他们可在他们的博客访客那里得到很多推荐。
改变放弃的思维定式。放弃阅读一本书后心情不好,是一回事;放弃一本书而感到自豪,却又是另一回事。所有你需要做的事,就是改变你的思维方式。你只要说,“嗯!现在我正把这块砖头丢掉,给我将要发现的宝石(有价值的书)腾出地儿呢。” Tim Urban一篇叫做“尾端”的文章能够帮助使这种思维成为可能,让人联想到一个令人震撼的画面——在你有生之年能够读多少书。一旦你完全消化了那个数量的书,你就会更想拨开藤蔓,去找寻前头的绿洲了。
我每读完一本书,就得放弃了三到四本书。在我买书之前,我做了一个“五页纸测试”(用声调、阅读步调和语言进行检测),如果我读不下去,我便会放弃这本书。
拿掉“快餐新闻”,给你的阅读腾出资金。我每年会订阅《纽约时报》和其他五本杂志。我会更新我的订阅单,以保证这些杂志都是最新的,对每次收到的新鲜话题邮件而欢喜不已。在经过一段长假期回来之后,其中我有一些时间沉浸书中,我开始意识到这些短暂而断断续续的阅读阻碍了我更进一步的阅读。因此我取消了我所有的订阅。
除了不用分散精力,取消这些消息输入还有什么作用呢?对于我来说,每年省了超过500美元,这可以用来买差不多50本书。如果我不这么做,10年或20年后会有什么不同呢——这些年我已经读过并且获益匪浅的一份宝贵的藏书…或者一叠旧报纸?另外,我们可不要忘了本地图书馆。如果你在浏览器上下载一份图书推广清单,你就可以看到最新的图书或电子书免费借阅资讯。
加快你书架的流动率。我意识到,许多年来我都把我的书架子看作是一个固定的、像是艺术品一样的东西:那就是说,它仅作为花瓶旁的摆设!现在,我把它看作是一个动态变化的有机体。总要移动,也总要更换。在一个星期内,我有可能在书架里加了5本书,然后从中抽掉3或4本。这些书来自我们隔壁的图书馆,一个神奇的旧书店,本地的独立和连锁店,以及,当然是网上书店。书从我们的书架上流走,就是通过我们将他们送给朋友,卖给了旧书店,或者把它们放在图书馆中出租。这个动态过程,意味着我总是走到书架前,而不是只是从那里走过。因此,我阅读得更多。
读实体书。你也许很好奇,为什么我不仅仅在移动设备上读电子书,把将书从家里拿进拿出的时间和力气省掉。在如今这个时代,我们的电影、胶带和摄影照片的收集都实现了数字化,而当你在家里收集这种可以有机变动的实体书的时候,你的心才会踏实下来。如果你想深入探究,也许当你阅读的时候,你才能够体会到书籍正是这一时代进化与革新的完美实体代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妻子拒绝我Far Side【连环画】收藏品占据她的书架。)既然我的大多数人一天到晚盯着个屏幕,手里拿着一本书是一个改变现有节奏的好习惯。
运用1万步法则。我的一个好友曾告诉我一个使我十分惊奇的故事。史蒂芬金建议人们每天阅读个5小时。我的朋友说,“你想,那是胡扯。有谁可以做到呢?”但此后经年,他一次在缅因州度假。他和他的女朋友在电影院门口排着队,那谁会排在他前面呢?居然是史蒂芬金!他排队过程中,一直埋头读书。当他们进入了电影院,史蒂芬金还借着微弱的光在阅读。当灯亮了,他才马上将开着的书抽离眼前。他甚至在离场的时候也在读书。现在,我还没有跟史蒂芬金证实过这个故事呢。但我想,这个故事所传递的信息却是很重要的。本质上说,你可以读更多的书。一天中有很多边边角角的时间,它们加起来就变成一大把时间了。
这样说吧,这就像1万步法则。在杂货店闲逛,将车停靠在停车场后面,整间房地追着你的孩子跑,将!——这就有1万步了。
阅读也如此。
在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中,我一年中该什么时候读那5本书呢?答案是在假期或者在长途飞行的时候。“噢!停工期要来了,”我会想。“赶紧拿几本书看看吧。”
现在我该在什么时候看书呢?什么时间都可以。现在看几页,等会再看几页。我的包里总是放着一本书。通常来说,在早上脑子善于吸取知识的时候,我会读些纪实类的书,入睡前读些小说,那时我的大脑需要放松放松。在一天中的边边角角时间多浏览几页书,每天将大有不同。
祝大家享受阅读的乐趣!
奈尔·帕斯瑞查,《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著有《快乐等式》和《人生中最美妙的事都是免费的》。他的TED Talk以250万的观看数一直名列最为励志演讲前茅。他在沃尔玛的10年间研究领导才能的开发,现在在“全球幸福研究所”担任负责人,旨在提升公司员工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