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资讯

接近孤独症儿童

特教资讯 No Comments

“孤独症”一词来源于希腊语汇中的“自己”或是本身,用来暗示其自身是如何深陷其中而无法交流的。它最早被用于1908年来描述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但是在20世纪40年代被重新赋予众所周知的孤独症的含义。孤独症的心
坦普·葛兰汀的《通过图像思考,扩展版:我的自闭人生》(2010 Vintage出版)观点是,这种一叶障目的倾向,也就是“中央统合虚弱症”,汇入了孤独症的一种理论;这并不是由于大脑部分的损伤引起的,而是连接这些部分的神经递体中的一部分损坏了。当然,像损坏这种词汇暗示了有价值的判断——因为天才型能力也发源于这些特性。葛兰汀,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动物学教授,能够在细节上和精确的视觉记忆上使用她的才能为了那些障碍者创造新颖的,人道的设施(她的设计使得美国三分之一的设施活跃了起来)。
葛兰汀承认:“话语对我来说像第二语言一样。”视觉是她天生的舌头,因此她持续不断地将抽象的概念转换为图像。比如说,为了领会对话的来来往往,她将门窗想象图片。当有人用另外一种方式拉门——即困于抽象想象,善于语言表述——读到了葛兰汀雇佣了做出了不完美设计的大学生时我被逗笑了:“现在我意识到了没有愚蠢只有疏于想象练习,”她写道。“它们真的是不可见的。”
就像许多其他在为人所广泛熟知之前(在20世纪90年代)罹患艾斯伯格症的人一样,他经常被告知他是高傲自满的,也不是一个好的团队协作者。但是他的诊断让人心情一松,同时他也锻炼他自己用那些让他看起来“只有一点点奇怪,而不是彻底的怪人”的方式来回应。“他尝试过看着那些正在与其对话的人并且用“慢吞吞的”‘Wow!’来回复,伴之以几乎能被任何事情当作回复接受的笑容。”另外,如今他也很自豪“我的艾斯伯格症是怎么推动我最终成为了我选择的感兴趣的领域中的佼佼者。”
除了那些自传之外,还有教养型的故事。最新一条是《有活力的生活:死党,英雄和孤独症的故事》(2014 Kingswell),作者是Ron Suskind,普利策奖的获得者。这本书都是关于他的儿子Owen的,一个典型的小男孩直到三岁,当他开始表现出了“回归孤独症”的症状并且失去了大部分他学习的技能(其中三分之一以孤独症的方式展现) 。过了一段时间,Suskind和他相当有洞察力的妻子,Cornelia,意识到Owen对于迪斯尼电影强烈的喜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例如在他四岁时,他开始重复说:“正是你的声音,”《小美人鱼》的歌词,在歌词中Ariel失去了她的声音——就像他失去了他自己的一样。从那时起,他的父母,和来自“Owen队”角色扮演电影场景的助手和治疗专家,使用像阿拉丁,拉菲奇和更多的人物来鼓励Owen。
通过科幻文学作品也可以接近孤独者的内心世界。《夜色中好奇的狗》(2004 珍藏版)是一本很优秀的小说。作者马克哈登是和孤独者一起工作的,从来没有用过“孤独症”这样的词汇,而是用十分友善的态度去描写这样的人物。事实上克里斯托弗,在这个神秘故事之中的英国男孩(他正尝试找出谁杀了小区中的贵宾犬),将他自己看作是“一个有行为苦难的数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