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帮助自闭症儿子走出来

家长园地 No Comments

【本文根据罗恩•萨斯坎德撰写的《激活生命(Life, Animated)》改编而成,该书将于4月1日由迪士尼集团旗下金士威尔(Kingswell)图书出版。该文章中没有任何内容出自迪士尼公司授意。作者感谢迪士尼公司允许他在作品中用到其相关素材。罗恩•萨斯坎德是一名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曾出版过四部讨论总统权力的作品,现为哈佛大学埃德蒙•J•萨夫拉伦理学中心高级研究员。】

我们来到华盛顿州的第一年,我们的小儿子失去了一切智力。
910
图:12岁的欧文在迪士尼乐园。照片由萨斯坎德家提供
他怯怯地迎接自己的3岁生日。这个曾经活跃多话,常常嚷着“我爱你”“我的忍者神龟在哪儿?”“咱们去吃冰淇淋吧!”的孩子,突然变得沉默。他哭泣,任何安慰都哄不好他。他不睡觉。拒绝眼神接触。他只会说一个词,“果汁”。
那时我刚开始在《华尔街日报》任记者,负责报道国内事务。我妻子科妮莉亚也曾是一名记者,而她当时在家陪着欧文——家里每天都有新的动态,新的烦恼。欧文几乎连鸭嘴杯都不会用,尽管就年龄而言他早该能使用大孩子用的杯子了。他走路歪歪扭扭,就像是闭着眼走的。“这不对劲啊,”夜里我对他说道,“你又不会越长越幼稚。”他是不是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受了伤,撞到了头,或吞食了什么有毒物品?我们像寻找绑架案线索一样拼命想着。
111019513264
带欧文看了几个医生之后,我们第一次听到了“自闭症”这个词。具体说来叫作“退化型自闭症”,病例约占自闭症儿童总数的三分之一。与那些天生自闭的儿童不同,退化型自闭症多见于18至36个月大的孩子,他们的智力自这段时期开始慢慢减退。一些患病儿童会永远失去说话能力。他们的家人不再看他小时候的录像,看那个会对着摄像机挥手的孩子。那太痛苦了。那个活泼的孩子已经不见了。在被确诊的那一年欧文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像他患上自闭症前一样地与他哥哥沃尔特一起看迪士尼电影。迪士尼全盛时代的作品《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还有早期经典作品《小飞象》《幻想曲》《匹诺曹》《小鹿斑比》。乔治城我们家中略显狭小的卧室里,高处墙角的支架上放着一台电视,他们就用这台电视来看那些电影。很难知道我们6岁的沃尔特心里如何看待自己快4岁的弟弟正发生的变化。他们坐在我们卧室的床上,将枕头堆起来靠着,彼此坐得很近,沃尔特时常揽住欧文的肩膀,想抱住他,一起进入电影里那个时刻变化着的世界。  【待续...】

 

上海飞叶特教,作为特殊学校里的独特机构,独创7J艺术疗法,其实践依据均来自于真实的素材积累,结合当下儿童成长的环境,遵循少儿教育的基本规律,在特教学校中独立实施奇迹课程,帮助自闭症儿童迟早走出自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