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艺术

读懂孤独症患者,我们要知道什么?

特教艺术 No Comments

孤独症患者没有情绪或感觉
孤独症的症状特征包括,无法从他人角度看问题,也不能“读懂”他人的表情和身体语言或其他社交信号。同时,患者还常常使用不恰当的语言、怪异的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来表达自己。孤独症患者对某一状况、事情或新闻报道的反应方式及程度尤其与常人不同。因此这些人给人以冷漠和不能共情的印象。事实上,大多数孤独症患者同其他人具有同样丰富的情绪。而且,尽管他们在某些情况下的反应比他人的预想冷淡,但有时他们的反应又比多数人更加激烈。由于孤独症患者在对大多数人来说很自然的事情上表现出很多困难,所以,比起正常人他们表现出更加强烈的生气、沮丧或消沉的情绪。当孤独症患者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完全被那些相信此种迷思的人们所忽视时,这种迷思更会加剧上述效应。

——卡尔·维蒂格(Karl Wittig)

孤独症患者无喜怒哀乐,冷若冰霜、麻木。
存在情绪障碍的人不等于没有喜怒哀乐,即使严重的没有语言的孤独症患者也具有感知和向关心他们的人表达情绪的能力。孤独症患者或许看上去呆滞,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情绪的剧烈变化,也不意味着他们不能感受和表达对他人的喜爱。

——艾伦·马克曼(Allen Markman)

孤独症患者对社交缺乏兴趣
毫无疑问,多数孤独症患者至少需要在一定时间里“独处”,常常沉浸在他们的那些十分特别的兴趣中,有时候甚至对其他事物毫无反应。尽管有些较严重的孤独症患者厌恶所有形式的社会性交流,但这决不意味着孤独症中的绝大多数患者对友情的需要比其他人少。然而,一般说来,孤独症患者往往极为缺乏社交技巧,而且许多患者在平常的交流和聊闲天方面存在困难,甚至厌恶这种交流。这种状况的一个令人伤感的后果是,虽然这样的人非常渴望像常人一样有正常的社交生活,但他们往往都很孤独。而认为孤独症患者对社交缺乏兴趣的观点的流行使得这种情况恶化,因为它使得人们忽视了这些患者的社会需求。

——卡尔·维蒂格

孤独症患者缺乏幽默感
关于孤独症的迷思之中,这个迷思的危害最小,却又最为荒谬可笑。这或许是因为孤独症患者常常不能在一些传统性的笑话中找到笑点,或者根本不认为这些笑话有可笑之处,所以他们便被认为缺乏幽默感。事实上,很多孤独症患者发展出了对幽默的强烈兴趣,尤其是在解释足够多的笑话给他们听,和/或他们自己发展出了理解笑话的能力之后。结果在孤独症谱系里,你会发现一些人很滑稽搞笑,而还有一些人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极具个人色彩的幽默感。

——卡尔·维蒂格

孤独症患者缺乏幽默感
胡说!我们对有趣事物的理解(和你们)不同。也可以这么说,在更富有挑战性的场合下,人们还无法分辨出哪些事物能让孤独症患者感到有趣。

——mjc

孤独症患者不会说话。
令人悲哀的是,一些严重孤独症患者有可能从不开口说话,孤独症患儿在语言学习上慢于常人,有时甚至会落后一大截。但是,事实上,绝大多数孤独症患者不仅可以说话,一般来说口齿也很清晰,甚至常常十分健谈。此外,孤独症的定义中特别包含了这样一条诊断标准:“语言能力发展中无明显落后现象”。还有些事实也要对这个迷思的产生负责:有些孤独症患者常常“以自我为中心”,避免社交对话(特别是“聊闲天”)。这种误解的一个主要后果是,相当一部分孤独症患者(那些有能力以任何方式进行对话的患者)被认为并未患有任何形式的孤独症,因此,他们没有资格去接受那些他们事实上需要的托养服务。

——卡尔·维蒂格

孤独症患者智力发展不完全。
尽管按照传统上衡量智力的标准,很大一部分的严重孤独症的患者被认为智力发育迟缓,但(标题的说法)对整个自闭人群来说毫无疑问是个错误。就算不考虑许多著名历史人物患有孤独症的事实(尚有争议),大量被诊断为患有孤独症的人读了大学甚至研究生,有的还拿到了博士学位,很多人成为了各个领域的专家。再强调一遍,孤独症的定义中有这样一个诊断标准:“认知能力发育无显著落后现象”;换句话说,孤独症患者至少具有“平均”或“正常”水平的智力,其中还有很多人超出平均水准甚至达到超常的级别。关于孤独症的一个事实是,许多患者,不管他们的认知能力如何,在那些对大多数人来说,即使不是本能也是相对简单的事情上,他们也会越到困难,包括某些学科的内容和在“现实世界”生活的技能。这种迷思常常使人们低估了聪明患者的智力,因此,他们发挥潜能的机会受到了限制,同时这种迷思也被固化了。这种迷思的另一个不幸后果是,特别教育支援和服务,尤其是那些关于社交技能和日常生活技能的支援和服务,并没有被提供给患孤独症的聪慧儿童,人们认为以他们的智力水平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卡尔·维蒂格

 

孤独症不是真正的孤独症。
孤独症研究者中存在一种共识:孤独症和孤独症之间确实存在某种关联,但这种联系的性质还没有得到确认。许多人认为孤独症是孤独症最轻微的表现形式,孤独症患者身上也确实存在一系列的孤独症状。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不是严重的疾病。
除了社交领域,我们在绝大多数领域中都表现很好,谈吐无碍,这导致有些人认为孤独症或者高功能孤独症不是严重的疾病。他们说,比起“真正的孤独症”,孤独症算不了什么。临床医生、研究人员和孤独症患儿的父母是不会同意这种说法的。孤独症对人在世界上发挥作用的能力有巨大的影响,是持续能力特别强,影响范围特别大的严重疾病。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患者都是天才。
事实上,从整体上看我们的智力水准处于中游。鉴于我们经常咬文嚼字,对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有很强的记忆力,其他人可能会因此高估我们的智力。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患者不说话。
绝大多数孤独症患者会在一定程度上使用语言。严重孤独症患者中的少数是不说话的。孤独症患者有可能会过于健谈。事实上,孤独症和高功能孤独症患者可能会说得太多,让他人感觉不适。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患者不能理解“心智理论”。
大多数孤独症或高功能孤独症患者完全有能力通过所谓的“心智理论测试”。因为我们以自我为中心,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够,或不愿意承认其他人的心智结构和我们不同。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患者无法建立正常的男女关系,也不能独立生活。
的确,很多孤独症或高功能孤独症患者没有结婚,也没有独立生活。但是,也有很多患者做到了。作为有智力的人类,我们中的很多人完全有能力藉助坚定的意志力和决心来弥补我们的缺陷。

——艾伦·马克曼

孤独症患者更容易犯罪,或惹是生非。
其实,我们比大多数人更加遵纪守法,我们的道德感比一般人强烈得多。的确,有些广为人知的案件的罪犯患有孤独症,但那只是特例,除了孤独症之外,那些罪犯通常还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

——艾伦·马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