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课程

学生们做过最可爱的事是什么?

特教课程 评论关闭

今天,飞叶艺术特教再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学生成长的故事,相信会给儿童家长们以感悟,
看到这张照片没有?里面是我(不盛装打扮的那位)和几年前教过的选修心理学班级的大部分学生合影,别让他们这副正经样迷惑了你,他们让人很伤脑筋!他们热爱心理学,爱到每次讨论议题时都互相争辩、打闹。他们热情饱满,教导他们充满乐趣,但他们大多无拘无束,难以管教。
不知走了什么运,我教的这个心理班,领导要来一次正式观察。我知道消息后,观察课的前一天,就对他们说校长助理明天要来观察我们上一节课,我刚说完,整个班的同学站起来鼓掌欢呼。我叫他们安静下来,说这个观察课,你们像平常一样表现就行了,但是要收敛一点。他们说会的。
第二天(观察课的这天),一切很怪异,这班学生没有一个出现在我的教室,平时他们通常会来几次打声招呼,或者找我解决他们在一些心理概念上的争论,甚至第六节课午餐时间还待在我的教室。第六节课结束后,校长助理来了,坐在教室后面。但学生都没来。
铃声响起,提醒结束第六节课的同学,该去上第七节课了,而这节课正是校长助理要观察的课。
上课铃响,没有一个学生出现在教室。
突然,铃声结束后,门打开了,我的学生们身穿西装或连衣裙,排成一列走了进来,两个同学还穿了三件套的西装,其中一个同学提着一个公文袋,另外一个同学拿着一只怀表,甚至还有一个同学在他桌上放了一个名字标牌。
他们进到课室,走向自己指定的位置,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知晓给他们安排好的座位!
每人拿出了钢笔和纸后,一个同学宣布,“我们准备好上课了。”
此时,校长打开门,探头进来,“为何个个盛装打扮?”一个同学回答,“我们很重视这节课的学习。”
大家哄堂大笑,校长就离开了。
我开口讲课,但是我一开口就笑起来,每次我打算讲话,就禁不住笑,他们也笑。校长助理坐在教室后,看不到这些孩子们对我得意洋洋的笑。
最后,我说,“抱歉,这样真的没办法讲课,这班不是我的学生,我都不知道他们是谁。”
学生们哈哈大笑。
我笑。
后来,我又开始讲话,其中一位学生举手(我并不知道他们也准备了这个),我叫他发话,然后他把同学们为这堂课准备的一系列问题都提了出来,后来,我才明白,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让我表现更佳。”
最后,我还是按计算完成了这堂教学。我很喜欢这个班级,我知道他们也明白我的心。